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创富图库彩图版 > 吉雪萍 >

谢晖佟晨洁婚变内幕:冷战多年 女主播吉雪萍是第三者?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吉雪萍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早在谢晖婚后第三年的情人节,《鲁豫有约》节目特意选了谢晖和佟晨洁做嘉宾。当时,主持人旧事重提当年电视婚礼上“谢晖选错新娘”一事。那时,观众似乎已隐约感到,那次访谈和交流,这对曾经知心的伴侣并不是很愉快,更加让人心存芥蒂的是,在那期节目的结尾,他俩合唱了一曲歌,居然是《分开旅行》。

  记者曾经多次采访过谢晖,作为上海申花“黄金一代”的代表人物,他的事业、财富和家庭让人样样称道。然而,这位“成功”人士如今也陷入了婚变漩涡。被称作中国贝克汉姆的谢晖和职业模特儿佟晨洁的七年之痒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这对明星夫妻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两人为什么会走到爱的尽头?

  一周前,上海电视台播出了一则关于谢晖和佟晨洁婚变的消息,还播放了几张两人度蜜月时拍的照片,引起了外界的关注。人们很想知道,曾经的一对恩爱夫妻究竟有着怎样的难言之隐?记者拨通了谢晖的父亲谢若水的电话。

  谢若水是原上海田径队的标枪教练,他向记者证实,虽然儿子和儿媳现在还没有办理离婚手续,但是如今的谢晖已经跟父母一起住了,谢晖住在静安区武宁南路一幢高层的16楼,而佟晨洁则独自住在卢湾区淮海中路那套180平方米的新房里。言外之意,夫妻关系,名存实亡。谢若水还告诉记者,谢晖正式退役后,当了一段时间申花足球俱乐部的新闻官,后来在上海电视台当英超足球赛的解说员,所以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对谢晖很了解,关于他离婚的那些很私人的事情就这样被电视台先 “捅”了出来。

  7年前,29岁的谢晖和23岁的佟晨洁在上海瑞金宾馆喜结连理。为了表达情意、见证永恒,他们又接受了上海东视《家庭演播室》的邀请,参加了一个新颖而时尚的电视现场婚礼。巧合的是,当时的栏目主持人居然是谢晖曾经的“初恋情人”、《十六岁花季》中白雪的扮演者吉雪萍。

  在东视节目现场,主持人为了活跃气氛,效仿“唐伯虎点秋香”策划了一个小游戏:把谢晖的眼睛蒙住,让妻子佟晨洁和另外三个女演员站在一起,之后再让谢晖通过抚摸对方双手的方式,把新娘子挑出来。这本来就是一个游戏而已,谢晖只要略施小计,就可以不费力地把新娘子选出来。然而,让观众意外的是,谢晖偏偏选错了人,要是选了别的女孩子倒也无所谓,可他选中的偏偏是吉雪萍。

  武侠小说家古龙先生曾有妙语:“世界上不吃饭的女人或许会有几个,而不吃醋的女人几乎没有。”在那个时候,谢晖犯了一个天大的错,尽管仅仅是个游戏,尽管新娘子佟晨洁没有表现出来,尽管现场欢快的笑声和起哄声帮助谢晖和吉雪萍解了围,可是从那一刻起佟晨洁的心里就已经留下了阴影。

  那么,谢晖和吉雪萍到底有过什么样的故事呢?早在谢晖刚出道时,记者曾经在新改版的《萌芽》上写过几篇报告文学,其中的两篇是《问谢晖青春心事》、《范志毅、谢晖、高佳的生活写真》。文章发表后,记者收到了许多读者的来电来信。谢晖会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他的曾祖母是英国人,所以他的身上有八分之一英国血统。有意思的是,这些来电来信中大多是了解谢晖的,且大多是女孩子,这些少女球迷中喜欢谢晖的要比喜欢范志毅和高佳的更多,原因是那时的谢晖还没有女朋友,而谢晖那高大英俊的外表,日臻精湛的球技,特别是他由教养和气质所构成的魅力,给少女们提供了许多幻想的空间。据记者了解,追谢晖的女孩子很多,可是谢晖真正喜欢的却是吉雪萍。在谢晖的眼中,剧中的吉雪萍如同柳树般那样优美,深栗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就像金雕的翅膀映衬着她春雪般洁白的面庞,那明亮妩媚的眼睛和薄薄嘴唇上那种浮动着的微笑,隐藏着似梦、似怜、似颦、似嗔的情意。关于他们之间的故事流传的版本就已经很多了,不过后来倒是谢晖在出版的自传《这就是生活》中给出了标准答案,他几乎是毫无保留地大曝自己的感情生活,声称自己被一个叫做J小姐的影视明星拒绝,虽然文中没有指出名字,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J小姐就是东视主持人吉雪萍。书中这样写道:

  “我和J,算不上真正的恋爱,只是很单纯的朋友关系。J美丽端庄,高贵也很大气,但是在当时,我认为自己很喜欢她。其实恐怕更多的是喜欢自己当球星的感觉。那个时候的我太浮躁,什么都敢说敢做,认为自己能搞定一切!给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打电话,买大红色跑车都是同一种心态在作祟。那时我认为球星的生活就应该是那样的!在球场上进球,在生活中享乐。后来我知道,这就是J拒绝我的原因。”

  “生活里的J与她在那部电视剧里扮演的性格率真的‘班长’非常相似。回上海以后,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开车去找她。我总是舍不得离开自己那辆跑车,因为周围围绕的‘啧啧’声,让我非常满足。我真巴不得她当时能在旁边。甚至,当我故意把车开到她身边的时候,也希望能从她的嘴里听到相同的声音。她的骄傲让我这点‘可怜的欲望’落空了,不过这也正是我喜欢她的理由。”

  “我们曾经一起玩得很开心,我让她为我当‘坏学生’,教唆她从大学校园里翻墙头出来,跟我们一起看通宵电影……其实我当时就是她妈妈说的那个样子,十八岁的男孩儿,根本不明白‘认真’两个字的意义。但是,当时我们都陶醉在那种而今看来很幼稚的冲动中,那是一种原始的真诚。我喜欢突然在深夜接她出来看通宵电影,牵着她的手,不放她回家,好像跟她的一切都源自冲动。我们再见面时,已经是几年以后了。在一个公众场合,她很回避我,好像我们根本不曾相识过……我也不想解释,因为当时是我不对,那时的我不懂得对女孩子专情。”

  从谢晖自曝猛料的片断中,我们不难发现,那或许正是无数年轻人在那个时代纯洁而疯狂的“初恋”吧。当然,由于年龄原因,那段感情后来无疾而终,可是在新娘子的面前、在电视婚礼的现场,谢晖握住吉雪萍的手说是自己老婆,这让佟晨洁很是不爽,于是外界流传开一种更为迷信的看法:“婚礼”认错新娘,很不吉利。

  果然,婚后不久,佟晨洁就开始抱怨谢晖不做家务,当记者问及“谢晖是不是你梦想中的丈夫”时,佟晨洁直截了当地说:“不是。我希望婚后他会慢慢地成熟。”

  结婚后第三年的情人节,那时他们的婚姻还算甜蜜。《鲁豫有约》节目特意选了谢晖和佟晨洁做嘉宾。当时,主持人问他俩:“我知道2月14日是谢晖的生日,一般来说2月14日这天出生的人可能会比较多情,你们俩谁比较多情?”

  谢晖颇为自豪地开玩笑说:“我以前的女朋友比她以前的男朋友要多,我们比过。”

  常言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听谢晖那么一说,主持人马上旧事重提“谢晖选错新娘”一事,并问:“当时你有没有害怕,怕回去后老婆秋后算账?”谢晖倒也诚实,毫无回避:“好像有过几回吧,她拿这件事来说事!”

  早在那个时候,观众似乎也隐约感到,那次访谈和交流,这对曾经知心的伴侣并不是很愉快,更加让人心存芥蒂的是,在那期节目的结尾,他俩合唱了一曲歌,居然是《分开旅行》,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冥冥中真有天意?

本文链接:http://nba-online.com/jixueping/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