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创富图库彩图版 > 李世霖 >

我所有的荣誉全都因戏而来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李世霖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7月20日至22日,素有“京剧第一老生”之称的于魁智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连演三天,为香港观众奉献了《打金砖》《伍子胥》《野猪林》三台硬戏。已经14次正式来港演出的于魁智不敢怠慢,他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我所有的荣誉都是因为从事京剧事业而得来的。”

  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连演三天,每场演出结束后,都有热心观众来到后台赠送果篮、寒暄合影,其中也不乏像罗家英这样的大牌观众。同时,还有一些内地、台湾的观众远道而来。

  这次率团来香港参加第三届“中国戏曲节”,已经是于魁智第14次正式来港演出。虽然这几出戏都在香港演过,其中单是《打金砖》一出戏就在香港演了7次,但演出前,他还在后台跟琴师合腔。“这么多年来香港,我能分清什么掌声是礼貌性的,什么掌声是发自内心的。我所有的荣誉都是因为从事京剧事业而得来的,如果说原来还有点沾沾自喜的话,现在是倍感压力。”

  谈到这次香港之行的最大感受,于魁智说:“这次我来香港演出最高兴的就是看到有很多香港的年轻观众走进剧场看戏,原来我们90年代来香港演出的时候,剧场里坐的都是老年观众。”于魁智表示,他跟香港的大学生交流过,情况跟大陆相似,“这些年轻人不是不喜欢京剧,而是接触的机会太少”。

  今年51岁的于魁智回忆起从艺经历并不觉得是顺风顺水,而是在于一直对京剧的挚爱和坚守。他说:“毕业那会儿,正赶上改革开放,那时的诱惑一点都不比现在少。现在还记得一个特有意思的场景,我在宿舍练《击鼓骂曹》,后面的同学正在背英语,准备出国。当时我俩较劲,谁的声音也不输给谁,这其实也没什么,人各有志。”说到这里,于魁智还是觉得有些惋惜,当时班里不少同学专业很好,但大多选择了京剧之外的事业。

  国家京剧院一团每次到外面演出,于魁智都尽可能地带上年轻演员,同时也会带上老先生把关。“年轻演员需要提携,当年袁世海、杜近芳等老辈艺术家也是这么托着我们演戏。我常跟这些年轻演员说,只要一个劲儿地钻研业务,耐得住寂寞,就一定会成功。”

  这次香港之行,还有孙洪勋、郑岩、宋锋等老艺术家随团演出。对此,于魁智解释说:“这几天的演出,孙洪勋和宋锋两位老先生一个上场门,一个下场门为我们把关。他们都为京剧事业默默奉献了一辈子,我也想让年轻演员看着有些体会。等我们以后年龄大了也要这样做,这本身就是京剧的一种传承。”

  问及有没有收徒弟的想法,于魁智坦言:“我和胜素都感觉现在是演戏的黄金年龄,无论是对人物的内心体会还是表演,都到了一种很自然的状态。我们就想在舞台上演几场戏。这种状态下收徒弟就没时间教,等于误人子弟。”

  在于魁智看来,现在年轻京剧演员学习的途径有很多,特别是在学校能通过各样的课程学到知识。不过,他也提醒学校的师资力量一定要强,不能老师自己不明白就带学生。“我们上学赶上了好时候,老师都是老辈的艺术家,他们对艺术的理解和把握比我们强太多,而且也有时间教我们。像《打金砖》这出戏,我整整跟李世霖老师学习了一年,他一点一点地告诉我当年李少春先生是怎么演的。”

  于魁智说,他并不介意年轻演员来向他请教交流,在外演出时请杨赤这样的名家加盟,除了是为达到演出效果外,也是给年轻演员一个观摩学习的机会。“比如胡滨等几个花脸演员,每次杨赤演出,他们看得都很认真,这样也能学到东西。”于魁智透露,前不久,上海京剧院的蓝天特意跑到北京向他请教打金砖这出戏,“我那段时间是最忙的时候,还是抽出了三天给他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主要是一些要点,我也告诉他,用三天的时间学戏跟用一年的时间学戏肯定不一样,一定得多练”。

  近些年,除了整理复排传统戏,于魁智也主演了《弹剑记》《袁崇焕》《走西口》《赤壁》等新编剧目。于魁智说,他每次都很享受新戏的创作过程,通过排演新戏,演出传统戏对人物的理解也会有很大帮助。对于当下有不少新编戏只能演出几场就收起来的现象,于魁智建议,对于新编戏的改编应该更贴近传统,而且一定要花费时间打磨,不能短时间仓促上阵。

  谈到接下来的打算,于魁智透露,他和李胜素一直都想移植经典粤剧《帝女花》。“这个想法多年前就有了,大概三年前,我和胜素专门来香港观看这个粤剧,觉得确实是经典。其实京剧中很多优秀剧目都是移植改编自其他剧种,比如《穆桂英挂帅》《杨门女将》等,这些戏反而能保存下来成为经典。”

  此外,于魁智和李胜素还邀请了《曹操与杨修》的编剧陈亚先正在创作一个戏。于魁智说:“我这些年排演新戏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好的剧本太难得了,剧本是一剧之本。很早之前我们就邀请陈亚先给我写剧本,他也答应了,但他觉得一定要慎重。所以我常说,陈先生还欠着我们一个戏。”

  今年是于魁智从艺40周年,有不少身边的好友希望他能办一场舞台艺术展演或研讨会。对此,于魁智态度低调,“其实我跟胜素到了这个年龄,真的不会在为名利计较什么了。我们现在最想做的是能录制一批舞台艺术片,把我们现在最好的状态保留下来,给观众和年轻演员留下点东西。就拿《野猪林》这出戏来说,我当年也是通过电影看到李少春、袁世海老师的风采,才知道什么叫眉毛里也有戏。”

  说到老搭档的爱好,李胜素爆料:“他除了京剧,还真没什么特别爱好,连吃饭都不在意。每次出国演出,他最爱吃方便面,还特别爱喝里面的汤。”于魁智摸了摸嗓子说:“老师早就告诉我们,这是我们吃饭的家伙。到了国外也吃不惯西餐,要是出去转转玩玩,走多了路台上腿会发木。”

  在采访中,每当谈到自己京剧生涯的重要时期,于魁智都会准确无误地说出年月日。比如第一次上台演出的时间,考入中国戏曲学院的时间,第一次登门拜访叶蓬老师的时间等等。在于魁智和李胜素的百度百科中,也都详细地罗列出他们重要演出的具体时间。

  李胜素透露,那些演出的年月日都是于魁智闲暇时自己整理的。于魁智说:“我这一辈子就是喜欢京剧、挚爱京剧,一切的荣誉也都是京剧给的。”他自嘲道:“我到现在连电脑也不会,手机上网也不会,时间都花在京剧上了。”

本文链接:http://nba-online.com/lishilin/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