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创富图库彩图版 > 李西 >

电子报刊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李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JIANLI 艺术家简历 白文韶(1900-1968年) 字成九,沈阳人,蒙古族。毕业于奉天外国语专科学校。1962年被聘为沈阳市文史研究馆馆员。是辽沈书法大家,“沈阳书法四老”之一。 擅长金石篆刻,曾师承于蔡晓坡、梅文润、邱烟云、王光烈,所治之印,熔秦铸汉,线条稳健,刀法娴熟,古朴浑逸。兼擅国画山水,清新雅致,声名远播。其参加沈阳金石书画研究会的创建和发展,为弘扬辽沈书画作出积极贡献。

  沈延毅、霍安荣、齐瑞麟、白文韶被尊称为“沈阳书法四老”。四位老先生共同的特点是以文养墨,以渊深、广博的学识赋予书法艺术书卷气与不俗的风骨。同时他们又各具特质,散发着个性艺术语言的光辉。白文韶幼承家学,师从名家,眼界高、审美力强,成年后上追秦汉,博观约取,形成不激不厉、稳健浑厚、雅逸的书法篆刻风格。绘画兼擅,清新典雅,一派文人风骨。

  “沈阳书法四老”中沈延毅、霍安荣、齐瑞麟的艺术人生经《辽宁日报》深入挖掘报道后,引起书界良好的反响,微信及电话反馈说,《辽宁日报》拥有文化情怀,对已故艺术大家的艺术造诣进行深入梳理,对当今的启示意义是珍贵的。鉴于此,本版继续履行文化使命,将“沈阳书法四老”中的白文韶先生予以推介。由于白文韶生前个性低调,又因特殊的历史原因,他没有作品集刊世,没有举办过个人书法展览,作品散失严重,采访非常不易。但吉光片羽,仍可窥其艺术面貌与修为素养。

  白文韶家世优越,其祖父为晚清贵族。白文韶自幼聪颖,骑马善射,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并十分喜爱书画篆刻艺术。白家一门皆善书画,其弟白文浩工于书法,亦能绘事。叔伯兄弟白文郁善书法,楷书有馆阁遗风,又工于篆书,喜作钟鼎彝文。兄弟们经常切磋书艺,共同提高。

  据沈阳故宫研究员、书法篆刻家沈广杰介绍,1913年,白文韶先后拜蔡晓坡、梅文润为师,学画山水、花卉、草虫技法。其画风简约、清淡、自然清新。1927年,白文韶加入沈阳金石书画研究会,师从邱壑和王光烈学习绘画与篆刻。他的篆法远取秦、汉,近学赵之谦,且善于融汇,刊印捉刀工细自然。

  在金石书画研究会时,白文韶与袁子春、郭德陈等会友成为莫逆之交。袁子春为他们的友谊作指画《春江水暖图》相赠,郭德陈画《芍药图》扇赠给白文韶,并题诗曰:“花到将离色相真,调铅杀粉写丰神。图成相赠非相谑,画里长留一段春。”留下一段佳话。白文韶擅长垂拓技术,他所拓的青铜器富有立体感,王光烈曾评其曰: “成九老弟长于拓取古器,全角作此,以应作令。” 白文韶拓《明代隆庆五年医巫闾山志石拓片》传世。

  1928年6月,白文韶与白文郁合作一把成扇,白文韶画《潇湘夜雨图》,白文郁作钟鼎文,书画合璧,甚是精彩,白文韶将此扇留给父母乘凉,极为孝顺。

  1928年,沈阳金石书画研究会举办大型金石书画展览会,35名会员的精品力作展现给观众。当时参加展览的作品有王光烈的金石篆刻与书法,张之汉的山水图,邱壑的山水及花卉,其山水宗法沈周,花卉深得恽寿平之妙。梅文润所画蝴蝶、花卉,造型生动、栩栩如生。孙玉泉的山水、人物,其山水得北宗之法,人物深得“海派”钱慧安之韵致。蔡晓坡所画骏马图,笔法宗郎世宁,细腻尤佳。葛月潭的兰花与草、隶,隶宗汉碑,草得怀素。李西的汉隶及篆刻,其印得“皖派”,刀法古朴。为了体现会员对金石书画的研究成果,展览会还展出了王光烈的藏品“龙渊宫灯”“父乙鼎”秦砖汉瓦、封泥古玺及田黄、鸡血印章石料等,同时还展出会员们收藏的名人书画,以及收藏家的藏品。白文韶的藏品亦参展。

  名家会聚,白文韶在这样的绘画集体中不仅深深受到滋养,更坚定了取法经典、融会贯通的艺术理念,还收获了可贵的友谊,他在研究会中积极发挥作用,参展书画印堪称精品,高古淡远,且富骨力,受到好评。

  沈阳金石书画研究会的建立,开拓了沈阳美术的新发展,激发了辽沈各个领域对金石书画的热爱,推动了辽沈地区金石书画以传统为根基的继承创新,使辽沈美术得到了空前的提升。白文韶积极参与其中,功不可没。

  白文韶的人生历经历史变迁,风雨坎坷,但对艺术的热爱之心始终不渝。1928年秋天,白文韶离开家乡来到北平生活,公务之余,白文韶在琉璃厂文化街销售自己的书画作品,为人治印。生活虽艰难,但始终不离他所热爱的金石书画事业。1935年夏,白文韶从北平回到奉天担任学校教师。课余时间他仍痴迷临池作画,技艺不断得到锤炼。后来白文韶考入奉天外国语专科学校学习。1937年后几年间东北举办的美术展览中,白文韶入选山水画1次,入选篆刻6次,其中篆刻作品曾获得特选奖。他与老师王光烈及画友们致力于金石篆刻的研究。王光烈非常欣赏白文韶的篆刻,经常为其治印,并为之刊“非曰能之愿学焉”印,为此题记云:“成九弟长于治石,乃曰‘愿学志,能抑何,谦之至耶’。”

  沈广杰记下了这样的历史情节:“解放初期,在中国的组织领导下,经过系统的理论学习和培训,加深了白文韶对解放区的了解,充分地发挥其在书法艺术上的潜能,积极投身于新中国的建设。白文韶经常与沈阳书画同仁一起研习书画艺术。1953年,白文韶同周铁衡、邢洞川、齐瑞麟、杨晶坡、张常海等人成立沈阳国画研究会。后来研究会再次在沈阳故宫成立,白文韶仍参与会务活动。因文史研究方面具优长,白文韶进入沈阳市文史馆,从事文史研究工作。1964年,白文韶为了弘扬辽沈书画,将辽宁省历代通志及县志内有关书画家的事迹,摘录成文,并汇编成《辽宁书画作者集录》,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介绍辽沈历代书画家的史著。”

  《民国辽沈金石书画史》记载:“白文韶的老师蔡晓坡故去后,他悲痛不已,来到老师居住处拜祭,并与书画同仁整理老师遗作,收得老师所画《春郊渡马图》扇,此作是蔡晓坡未完成之作,扇面上没有书款。同年8月8日,白文韶请著名画家、记者于莲客为此扇题记。”从此以后,白文韶倍加珍惜辽沈书画家的作品,对以往辽沈画坛的书画同仁十分怀念。为了保护艺术遗产,他开始留意收藏辽沈书画家的作品,多年来所藏颇丰。”为弘扬辽沈书画艺术作出了很大贡献。

  沈阳文史馆馆员、书画篆刻家周维新谈到白文韶的铁线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说,白先生话不多,以作品示人。对文人画颇为喜爱,可谓书画印兼擅,篆刻尤为精彩。当时沈阳金石书画研究会非常活跃,白文韶亦是其中重要一员。

  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篆刻家赵立新认为,白文韶前辈的篆书具有当时那个年代的文人气,古意盎然,法度严谨,规整儒雅。从中可以看到他的学问养成,这是值得后学学习继承的优秀品质。

  纵观中国历史,没有哪个年代能与今天日新月异的科技、发达便捷的交通、多元立体的学习条件相媲美。这样的历史条件以及国家倡导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发扬的时代主题,使艺术家如沐甘露,艺术创作迎来繁荣发展。正因为此,当代书法家可以“穿越”古今,观看浏览无数的经典碑帖,可以了解历史沿革、文史脉络,如此的得天独厚,反倒使一些人不懂珍惜,在艺术创作中耍小伎俩、小聪明,横向取法。这些需摒弃。

  古人推崇“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在当时的年代这是何其难也,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这是终生难以实现的理想。今人一日千里,遍览古今,来得容易而不自知。书法艺术是中华国粹,是打着最深刻传统烙印的艺术品类,书法艺术工作者如果不能深入传统,研究中华古文字、古文学、历史、哲学,无法理解书法的内涵与奥妙,线条自然是单薄,不高古的。尤其是为数不少的书法家功利心驱使,想走捷径,学习当代获奖书法家的写法,不下苦功临习经典碑帖。这已经与中国书法精神背道而驰,技道双修、德艺双馨,是很深的修为,不以为然也就与真正的艺术无缘。

  在浩瀚的书法历史长河中,经典是闪耀的星光,善于整理运用这些跃动着人文光芒的文化遗产,加以继承发扬、创新发展,使其生命力永续,是当代人的文化使命。学习经典、领悟经典、融会经典,化为自身艺术创作,奉献给时代和人民,才能不愧于书法家这一称谓。

本文链接:http://nba-online.com/lixi/311.html